/ Vijos / 讨论 / 保送 /

对最近日JC现象骤减的看法

自CSP结束后,我们几乎没有再见到过帖子中令人曾经喜闻乐见的机惨现象。是无聊的机惨者们就此罢手了,还是管理们的监管力度加大的缘故,抑或只是CSP的后遗症?现对此稍作评论。鄙人不才,如有疏漏错误之处还请指出。

今年CSP各方面情况与往年相差较大,无论是从获奖人数、题目难度,还是从赛后讨论、余波影响的角度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CSP2019的种种反常有力地冲击了曾在考前无比放肆的机惨现象。超常者喜不自胜,无心机惨;失常者痛下决心,无暇机惨。虽然这些或许只是暂时的,但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洛谷获得了至少一个月的清净时光——陶片放逐也不再刷新地那么频繁了。

机惨不会被真的消除,它是无聊与焦虑的产物。OIer们刷题劳累之余,或身心俱疲无处娱乐,或受阻坑题亟待发泄,难免需要一个外放的途径。而机惨他人,抓住别人的漏洞,予以破坏,其乐无穷;别人发现,又羞又恼,倘若失败,没有任何成本。平台纠责时又无关自身,何乐而不为?由此,CSP前机惨成风的现象似乎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——我曾经也是一份子,这个账号的主人也是一份子。

是的,这是一个机惨。

一个好久好久没有见到过的、原汁原味的机惨。

一个不会破坏社区环境,同时给予机惨者巨大愉悦的机惨。

上文的大量分析如果脱离实践,不过是一纸空谈。当你亲自成为机惨者或被机惨者时,才会深有体会:体会到为何被机惨者双目欲裂、睚眦必报,体会到为何机惨者乐此不疲、一而再三。这是个围城——被机惨者想机惨报仇,机惨者渴望被机惨者的报仇之欲。同样,这是个死循环。一个重复着报仇与被报仇的复仇链。

\(\small\texttt{至此。}\)

回到正题:

\(\huge\textsf{————这是一个机惨}\)

\(\Huge\textsf{I AK IOI.}\)

4 条评论

  • 1